第3章 美好的時光

    

對於凜來說目前的校園生活還是非常舒適的,凜所在的班被稱為“零號班級”(名字是孤夙起的),該班隻有4名學生除去凜剩下的分彆是:既美麗又神秘的——瓊;和凜同一個孤兒院的少女——霖;天命是水龍王——裕彬。

凜和霖算是老相識相處起來還算融洽,和裕彬的話也是成為了知心好友,但唯有和瓊冇什麼交集,瓊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那雪峰的白蓮般孤傲地綻放,美麗而又不可觸及。

“今天給大家講講世界曆史。”

“眾所周知,如今這個世界分為人魔兩界,北邊為魔族南邊為人族,但大家可知在數千年前並無人魔之分。”

“就在某一天,天空中顯現出了兩位神明,其分彆為:生命之神和死亡之神。

一名神使從天而降他告訴眾人必須選擇其中一神成為其信徒,否則將會在大劫難中喪生,而成為信徒便可獲得天命。”

“什麼,天命是神給的?”

凜和裕彬同時發出疑問。

“哼哼,冇錯就是天命就是神給的,死亡之神會給予信徒攻擊性天命,生命之神則是非攻擊性天命,按如今的說法那些信奉死亡之神的人就是魔族的祖先,信奉生命之神的則是我們人族。”

“老師,按這說法的話,為什麼我的天命會是水龍王這種攻擊性的天命?”

“嘛,誰知道呢,當前一致認為是第一個人的天命發生變異形成了一種新的天命然後就這麼發展了下去,逐步演變成瞭如今的攻擊性天命,但人族第一個擁有這種攻擊性天命的是誰己無從考就了。”

“老師,有冇有可能是人魔混血呢?”

凜將自己的想法說出。

“啊哈,這個問題我隻能說或。”

“或?”

“學術界的那幫老東西一首都說什麼人魔混血完全就是扯淡,但讓他們拿出點有效的證據就隻會支支吾吾地說魔族壽命短,人族壽命長之類的,所以我隻能說是或。”

“人會和魔相愛嗎?”

霖問出了個奇怪的問題。

“這個嗎,霖可以自己去證明啊。”

孤夙一開玩笑的語氣回答了霖的問題。

霖也被孤夙整的有些尷尬,將她那微微泛紅的麵容向桌埋去。

此時,下課鈴響了。

孤夙轉身對學生揮手告彆:“明天見啦!”

(零號班一天隻上一節課,且由孤夙親自授課)“裕彬你說我們的祖先有冇有可能是人魔混血的。”

凜將其思考了一節課的想法說了出來。

“是又能這樣呢……先不說這個了我肚子餓了,現在也差不多該吃午飯了,要不要一起去?”

“走啊走啊。”

在食堂內,凜和裕彬正作於靠窗的飯桌前享受著那美味,此時從遠處來了幾人想要打破這份美好。

“我要坐那邊吃飯。”

隻聽那為首的一女用手指了指凜他們那的方向,就有一男的要去一展雄風。

“喂,你們兩個…”凜聞聲看向那男的。

“孤夙大人!

嗯……不對。”

男的被凜那神似孤夙的麵龐所嚇到,但未見其有那對藍寶石般的雙眸便有放下心來。

“你們兩去彆的地方呆著,這裡己經被我們征用了!”

“哈!?”

“哈什麼哈,還不快走!”

“我們憑什麼要聽你的。”

裕彬在一旁質問道。

“兩個一年級的怎麼跟我說話呐,去二年級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石龍的大名!”

“石龍!”

一道犀利的聲響從石龍背後傳來,石龍立馬就聽出了是誰。

“裕副會長,您怎麼在這啊?”

聲音中儘顯卑微。

裕旭樺緩步走到石龍麵前,其身上的威壓使得石龍不敢與裕旭樺對視。

裕旭樺將頭湊到石龍的耳邊對其輕聲道:“你對彆人我無所謂,但很可惜那是我弟弟。”

說完便轉身離開,隻留下石龍一臉驚恐地杵在原地。

圍觀的人群開始討論。

“那個不是裕旭樺嗎?”

“裕旭樺?

那個裕家的長公子!”

“那邊和裕旭樺長得好像的不會是他的弟弟吧?”

……此時端著飯菜的瓊和霖也湊上前來圍觀,瓊看鬨劇己經結束了就讓前麵的人讓一讓,很快便因為瓊那股特彆的氣質就讓出了一條通道,瓊也是帶著霖穿過那條通道來到了凜的飯桌邊,最後還對著那個想要搶位置的女的使了個眼色,那女的便落荒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