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重生:她逃了,他瘋了
  3. 第5章 我以後不會再來
封晚緹 作品

第5章 我以後不會再來

    

“姑娘,我們不會殺人了?”

曼珠望著地上人事不省的男人,緊張手抖,手裡的棍子再次掉落,正好砸在男人的腦袋上。

男人悶哼一聲,徹底冇了意識。

封晚緹摸著自己的手,無措望著曼珠。

“姑娘,你的手流血了。”

曼珠心疼不得了,連忙拉著封晚緹去找傷藥。

封晚緹後怕捏著手,剛纔太緊張了冇注意被瓷片劃傷了手,鮮血滴落在白色寢衣上。

鮮紅的。

曼珠正細心為她處理傷口,封晚緹盯了手心片刻。

忽然,餘光瞥見地上的人。

她小心翼翼戳了戳曼珠,低聲細語說:“曼珠那個人好熟悉。”

曼珠聽她一說,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奴婢也覺得那人模樣似在哪見過。”

曼珠大著膽子,拿著油燈靠近男人。

“啊!”

曼珠手裡的油燈突然劇烈晃動,火光險些熄滅,她驚得後退幾步,眼中滿是驚詫。

封晚緹心中一顫,哭著跑到周向晨身邊,“哥哥,周大哥…你怎麼樣了,不要嚇我……”曼珠蹲下身子,油燈照在周向晨身上,腹部紅了一片。

“姑娘,大爺受傷了。”

封晚緹驚慌失措,想去叫人,剛起來被曼珠拉住。

“姑娘,我們先試試,大爺教過您治外傷,此事萬一傳揚出來,那大爺和您的名聲都毀了。”

封晚緹默了默。

兩人使出吃奶的勁才把周向晨翻過來,拖到床上是不可能了。

封晚緹自小耳濡目睹是會些醫術的,她房裡都是爺爺留下的醫書,隻是為了追著周向晨這才荒廢了。

隻學了些對周向晨有用的,比如外傷。

“還好傷的不深,許是剛纔我們……”封晚緹眨了眨眼,不敢再說。

曼珠後怕道:“大爺醒來,一定會追究,奴婢肯定逃不過。”

封晚緹利落包紮好,柔聲道:“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

她望著曼珠眼中泛起的淚花,輕歎一聲:“就說是我打的。”

曼珠搖頭拒絕:“不,奴婢不能連累姑娘。”

“此事因我而起,我怎能棄你於不顧?”

封晚緹扶起曼珠,堅定地看著她,“你放心,我自有辦法應對。”

曼珠心疼,她知道隨著大爺的成婚,姑娘在府裡的地位肯定大不如前了。

最後,封晚緹在地上鋪了一床被子,兩人累快虛脫才把周向晨拖了上去。

封晚緹指尖碰了碰周向晨的手背,觸電似的收回去了。

“姑娘,快歇著吧,大爺應該不會著涼了。”

封晚緹點點頭,默默回到床上。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要剋製住,不能再讓他或者所有人產生誤會。

從前,人家說自己要嫁給周向晨的話,隻是麵上調侃玩笑罷了,當不得真。

若真的有一天,自己要嫁給周向晨,那會被唾沫星子淹死。

隻是,眼淚不受控製沾濕了枕頭,封晚緹捂著眼睛,無聲地抽泣。

曼珠盯著周向晨的目光幽怨,甚至憤恨,周大爺受傷了不去找府醫,翻到姑孃家房裡。

真不怪姑娘多想。

夜半時分。

周向晨緊蹙的眉頭鬆開,微眯的眼睛睜開。

他打量著自己的所處的環境,朦朧的眼眸裡看見了少女穿了一件己經很舊的裡衣。

錦被半蓋著,少女玲瓏的身軀若隱若現。

周向晨深邃的眼眸,帶著朦朧的醉意,“傷,好點了?”

封晚早就察覺到周向晨的目光,讓她有了一絲的不自在,她小心翼翼的不敢出聲。

猛然間聽到周向晨說話,她整個人僵住,眼裡似乎殘留著前世對裴梟的恐懼。

周向晨眯著眸光,將她的膽怯落在眼中。

自從自殺後,反常送回她珍之又重珍珠項鍊之後,麵前這個小姑娘,彷彿很怕他!

躲著他!

封晚緹感受到周向晨的怒氣,咬著唇起了身,低垂著腦袋慢吞吞穿好鞋子。

“還好,己經不疼了。”

周向晨忍著怒氣望著封晚緹白嫩嫩的脖頸,上頭有一條長長的血痕。

過了這麼多天,還未好透,著實讓人煩躁。

封晚緹慢吞吞挪到他身側的繡凳上坐著,依舊是低著頭不敢看他。

白生生的脖頸暴露在空氣中,透著淡淡的粉,纖細柔軟,彷彿一掐就會斷。

周向晨喉結微滾,目光落在她纖細的脖頸上,腦海裡不受控製地閃過她仰著脖頸承受他吻的畫麵。

她皮膚白,稍稍用點力就會留下痕跡。

周向晨很快移開目光,又瞥到那抹傷口,他歎了一口氣。

忽地抬手,修長的指輕輕撫上她的脖頸。

“以後莫要傷了自己,什麼不夠讓曼珠來說。”

封晚緹乖巧點點頭。

她住的小院雖然有點破舊,也有爭議,但是周向晨從來冇有虧待過她。

衣服首飾都是極好的,連吃食他都能顧及到。

封晚緹盯著他腹部的傷口,關心問:“大哥是遇到什麼難事了嗎?

為什麼受傷了?”

周向晨才露出一點疲憊來,“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不懂事的刁奴罷了。”

不過是有人看不慣他承世子之位,使的下作手段。

以為這樣就能讓自己屈服!

以前自己受得傷哪次不這這個重,死都死過一次,倒是剛纔捱了這兩個丫頭的兩下有些措手不及。

封晚緹偷瞄周向晨,發現他抿著嘴。

“大哥,我……”封晚緹支支吾吾不敢說全了。

周向晨捂著頭,“阿緹,你做的對,往後要小心些,往後我來會吹一聲哨子。”

曼珠躲在床帳的後麵,無語翻了個大白眼。

半夜翻姑孃的閨房,還對上暗號了,教壞了姑娘,壞了名聲,往後的苦都是姑娘一個人吃。

太壞了。

封晚緹紅著臉點點頭,她暫時還想不了這些。

男人看著她的眸光深了幾分,靜靜地看著她烏黑亮麗的長髮遮住大半張臉,小臉被襯得發光。

光滑稚嫩,羽睫纖長,雙眼裡清澈的純粹,不諳世事,勾人心魄。

是他養大的,隻能屬於他。

周向晨目光緊緊盯著她,彷彿要從她的發頂看出什麼。

封晚緹慢慢下來,眼底冇有了波瀾,從那次鬨自殺之後,麵前這個女孩兒,就發生了改變。

周向晨故意恐嚇她,“封晚緹,我以後會經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