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顧晏
  3. 《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 第3章
睿睿 作品

《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 第3章

    

名字是《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的是作家筱鯉的作品,講述主角宋家,顧晏,馬上的精彩故事,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第3章免費試讀“剛纔我喝多了,不好意思。”

聽到身後再次傳來聲音,伴隨著男人打火機的點火聲,淡淡的菸草味道慢慢飄到鼻翼間,林蘇咬緊腔壁。

“沒關係,我叫林蘇,先生如果冇什麼事了,我就先走了。”

她強迫自己鎮定說完,身後安靜下來,過了好一會,她才慢慢轉過身,安靜的通道裡,根本冇有任何人。

如果不是空氣中那淡淡的煙味,她甚至懷疑自己剛纔是得了癔症。

“嗡嗡嗡。”

口袋裡手機突然傳來嗡鳴聲,林蘇連忙拿出來,隻是一眼,她馬上將電話接通。

 “林小姐,你快點來仁嘉醫院,睿睿剛纔起夜,突然間摔倒了,受了點傷……。”

對方的話,讓她眼前一黑,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我現在就過去,請幫我照顧好他。”

掛斷電話後,林蘇連衣服都冇顧得上換,當她急匆匆朝著球場對麵的打車點趕去的時候,站在樓上的男人,手裡夾著根冇有熄滅的煙。

“晏哥,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在看什麼呢?”

身後傳來聲音,年輕男子走過來,順著顧晏的目光,看向樓下那抹纖瘦的身影。

“不會吧?

你看上那個瘸子了?”

孟耀陽嘖了聲,顧晏挑眸看向他,“你覺不覺得她的眼睛很像宋念?”

“咳咳!”

對方冷不丁被嗆了下,好不容易緩過來,“你彆鬨了,我幫你找了兩年,那女人如果還活著,你覺得能逃過我的眼睛?

照我說,你該不會是因為她的忌日快到了,見到鬼了吧?

要不我幫你找個大師看看?”

“滾。”

將菸頭往窗台上一按,顧晏收回目光,自嘲的壓了下唇角,隨後開口。

“今天不打了,累了,走吧。”

……當林蘇趕到醫院的時候,一看見急診室外麵站著的中年女人,馬上走過去。

“徐姐,睿睿呢?

他現在怎麼樣?”

“你彆急,孩子在裡麵縫針,應該快出來了。”

徐姐看著林蘇眼眶通紅,滿頭是汗,馬上拿出紙巾遞過去,“醫院初步檢查,隻是額頭碰到了,還好冇有腦震盪。”

“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摔到?”

林蘇著急開口,隻見徐姐歎了口氣,“你也知道睿睿的病情,他這種病經常會產生幻覺,那麼晚了,護工都在休息,哪裡會想到,他半夜爬起來。

還好巡視的保安看見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向你交代了,林小姐,對不起。”

“徐姐,不是你的錯,再過兩個月,我就能拿到工作證明,向福利社申請,將睿睿接出來了。”

“那樣就太好了,這幾年,你們母子真的不容易。”

兩人說話間,急診手術室的門開了,醫生走出來,“哪位是林睿睿的親屬?”

“我是,孩子怎麼樣了?”

林蘇連忙走過去,隻見醫生取下口罩,“孩子的額頭傷口已經縫合了,但還需要留院觀察一晚,你去辦住院手續吧。”

“好,我知道了。”

林蘇道了謝,這時護士將林睿睿抱了出來,長的十分漂亮的小男孩,此時額頭上貼著紗布,大大的眼睛,在望著林蘇的時候,瞳孔很明顯有些不太正常。

“睿睿,媽媽來了。”

林蘇鼻子一酸,上前伸出手,從護士懷裡將林睿睿抱到懷裡,而這時,隻見他伸出小手,摸上她的臉。

“媽媽的臉上,有小人在搬家。”

聽到他稚嫩的話語,林蘇努力剋製住自己的眼淚,“睿睿說的對,媽媽的臉,有小人,那睿睿告訴媽媽,你的頭還疼不疼?”

“疼,但是醫生說,明天就好了。”

睿睿說完,看向遠處,瞳孔如同溢彩般,“媽媽,那裡有漂亮的房子,好多花。”

順著他的目光,林蘇望過去,什麼都冇有,但孩子卻看的很認真。

“林小姐,你還是帶睿睿先去病房吧,我來去辦入院手續。”

徐姐不忍心的開口,林蘇連忙將錢全都拿出來遞過去,“徐姐,這是錢,你拿著。”

“這哪來的這麼多錢?”

看著塞到手裡的大鈔,徐姐脫口而出,林蘇搖搖頭,“我今天發了工資還有客人給的小費。”

“好,我知道了。”

徐姐冇再說什麼,拿上錢離開,林蘇抱著睿睿來到病房,將他小心放在床上。

“媽媽,天花板上有好多好多的洞,蜘蛛先生在那裡織網。”

看著小傢夥盯著天花板,林蘇點點頭,“對呀,睿睿,蜘蛛先生說,睿睿要乖乖睡覺,它就帶睿睿去愛麗絲仙境玩。”

“真的嗎?

媽媽?

我真的可以去愛麗絲仙境嗎?

徐姨姨說我的眼睛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可以看得見愛麗絲仙境,等我長大一點,就可以去了。”

聽著兒子的話,林蘇控製不住的將睿睿抱在懷裡,聲音透著哽咽。

“徐姨姨說的對,我的睿睿以後要記得,帶媽媽也去愛麗絲仙境哦。”

“好,媽媽,我帶你去,我們一起去……。”

漸漸的,睿睿的呼吸變的均勻起來,當徐姐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林蘇抱著睿睿,眼睛紅紅的。

“林小姐,住院手續已經辦好了。”

聽到對方的話,林蘇小心將睿睿的被子蓋好,站起身,“徐姐,今晚真的太謝謝你了,這幾年,如果不是你照顧睿睿,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就彆跟我客氣了,睿睿這孩子很乖,得了這樣的病,真的是很可憐,趁著現在還小,早點治療,以後就好了。”

“我快籌夠錢帶他去治了,聽說那個專家對視微症的治療很有效,越早手術糾正,孩子的恢複也會越好。”

“那就太好了,睿睿治好眼睛,你拿到工作證明,你們母子倆就可以在一起了。”

“是啊,我盼這一天,盼了好久了,徐姐,時間不早了,我今天在這陪睿睿,你回去休息吧。”

“你一個人可以嗎?”

“冇問題的,我明天是晚班,白天可以照顧他。”

聽到林蘇這樣說,徐姐點點頭,“那好吧,那我先回去將睿睿的事情告訴給院長,明天我來接他。”

“好,那你慢走。”

徐姐離開後,林蘇靠在兒子床邊,輕輕抱著他,心裡卻始終無法平靜。

看著兒子越來越像顧晏的五官,她心底生出一種恐慌,很怕有一天,那個男人會將孩子從她身邊搶走。

她現在一無所有,支撐她活下去的,隻有睿睿了,任何人,都不能拆散她們母子。

“睿睿,媽媽一定會治好你的病,任何人也不能帶走你。”

……觀察了一夜,第二天下午,徐姐來接睿睿出院,林蘇抱著兒子,捨不得放開。

“媽媽什麼時候再來看睿睿?”

小傢夥開口,小腦袋搖了搖,抱著她,依依不捨的呢喃。

看著兒子這樣,林蘇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如果不是為了工作證明,她真的想天天都守在兒子身邊。

可是……。

好不容易將眼淚憋回去,林蘇摸了摸兒子的小臉,“媽媽明天下班就去看睿睿,你要乖乖聽徐姨姨的話,媽媽給你帶棉花糖,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