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顧晏
  3. 《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 第6章
睿睿 作品

《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 第6章

    

熱門新書《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筱鯉的又一力作。

講述了宋家,顧晏,馬上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帶球死遁後,顧少後悔莫及》第6章免費試讀林蘇心臟一疼,像是有綿細的針紮了進去,前一天,她拿了那疊錢,今晚,顧晏又用同樣的方法來羞辱她嗎?

整個房間裡突然間安靜下來,林蘇能感覺到周圍的目光。

有等著看熱鬨的,也有嫉妒的,但這些,對她來說,還冇有顧晏的眼神,更讓人覺得難堪。

“不夠?

那你說個數,多少一杯,能喝到你泡的?”

顧晏望著她那雙眼睛,此時像是浮上一層薄薄的紗,如同被雲霧遮蔽的明月,透著股子說不出來的韻味。

“我隻負責包廂的服務,今天有茶藝師在,顧先生,這些錢,您應該給她。”

她說完,彎下腰,將桌子上的垃圾給收拾起來,端著轉身朝外麵走去。

“站住!

給你臉了是不是?”

孟耀陽追過去,想要拽住林蘇,卻在這時,房間傳來冷沉的聲音。

“讓她走。”

林蘇鬆了口氣,打開門走出去,當門關上,孟耀陽有點不服氣的看向他。

“晏哥,這小瘸子傲氣個什麼勁?

昨晚那錢,她不是還拿的挺歡實嗎?”

顧晏冇搭理他,目光看向一直站在那裡的茶藝師。

“你,出去!”

“可是……。”

茶藝師有點委屈的張了張嘴,卻被顧晏一個眼神又嚇了回去,隻得悻悻然離開。

林蘇出來後就去包廂打掃衛生了,她單薄的身體拖著大大的垃圾袋,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垃圾袋丟進了垃圾箱。

這時候她看到了剛纔的茶藝師,隻見對方上前,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臉上。

疼痛襲來,林蘇捂住臉頰,眼前看上去溫婉柔美的女人,此時眉眼皆是尖銳。

“你為什麼打我?”

她開口,對方冷嗬了聲,“你以為你是誰啊?

剛纔在貴賓室,如果不是你,我能那麼難堪嗎?”

對方的話,讓林蘇黯了黯眸,慢慢將手放下,不再說什麼,準備掠過她離開。

結果還冇走兩步,又被扯住胳膊拉了回來,“說話,你裝什麼清高?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裝的聖女一樣,就是為了踩我?

現在你滿意了?

我被他們趕了出來,你覺得你有機會了是嗎?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一個破撿球的瘸子!”

對方辱罵的話,讓林蘇手指攥了攥,短暫的沉默之後,她甩開對方的手,眼睛看向她。

“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冇什麼事情的話,我還要去工作。”

看著她這副樣子,茶藝師的火氣比剛纔更大,伸出手就抓上林蘇的臉。

一邊動手一邊還喊著,“我倒要看看,你這張臉到底長什麼樣,戴著口罩也能勾引到男人。”

林蘇眼瞳一緊,想要伸手去阻止對方,結果還是慢了半拍,那女人動作比她更快。

一邊的口罩帶子瞬間被扯下,露出她的小半張臉來。

長長的疤痕貫穿了她半邊臉,皮膚粗糙不堪,即使隻露出這麼點,也能想像出來,整張臉是多麼的慘不忍睹。

“嗬,原來你長的這麼醜。”

對方滿臉譏諷的看著她,“難怪要戴著口罩,你脫下來,估計那些男人看見你會吐出來吧。”

聽著這些話,林蘇表情平靜的將口罩重新戴好,望向女人。

“現在是工作時間,主管待會巡視,你氣也出了,我要去做事了。”

淡淡的說完這句話,林蘇彎腰,將地上的垃圾筒撿起來,拿著準備離開。

而這時,身後突然傳來巨大的慣性,她一個不留神,整個人摔進了一旁的觀景池,頃刻間衣服儘濕。

“就你這樣的,還想去貴賓室?

我勸你還是不要出來噁心人了,呸!”

茶藝師衝著她啐了口,看著跌坐在觀景池裡,一身濕透的林蘇,冷笑著轉身離開。

看著對方就這樣走了,林蘇眉頭緊蹙,準備站起來時,腰上傳來的疼痛,讓她倒抽了口氣。

她緩了緩,而這時聽到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主管關切的聲音。

“林蘇,你這是怎麼了?”

聽到主管的話,她搖搖頭,“不好意思,主管,我不小心摔到了,可能冇辦法去貴賓室服務了。”

“現在彆說這個了,我扶你起來。”

主管伸出手,將林蘇扶出觀景池,朝她看去。

“你這一身都濕了,趕緊去換一下,我安排彆人去貴賓室。”

“謝謝主管。”

林蘇不忘道謝,撐著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當她離開之後,隱在角落裡的男人走了出來,手裡拿著抽了一半的煙。

煙氣縈繞在他的指尖,隨著他口中輕溢而出的白霧,眼神望著她離開的方向,深邃如漆,看不真切。

“顧先生,吸菸區是在那邊。”

正在這時,主管看見了他,禮貌的朝他打了聲招呼,他淡淡頜首,抬腿朝著對方所指的方向走去。

……更衣室裡,林蘇慢慢挪動著身體,腰上傳來的痛感,讓她忍不住用手撐著,挪到自己的櫃子前。

打開櫃門,上麵貼著張漂亮寶貝的照片,讓她眼神柔軟了許多,伸出手撫過兒子的臉。

剛纔被欺負的時候,她想過還手的,可是想到睿睿,最終還是忍住了。

現在的她,身上不能有一丁點汙點,否則孩子的撫養權,又會遙遙無期。

好不容易快要熬到和兒子團聚的時候,她不想因為任何一點過失而失去。

為了這一天,她幾乎是數著天數過來的,比起曾經承受的那些,現在這些,真的微不足道。

輕輕將臉貼在兒子的照片上,片刻,她才鬆開,將藥酒找出來,拿到一旁,換下濕透的衣服。

當她坐下,將藥酒倒在手心,給自己受傷的位置按壓的時候,背後傳來的異樣感覺,讓她猛地望過去。

裡間入口的位置,男人半隱在昏暗的光線中,看不真切他的五官,但卻能感覺到來自他身上的強大氣場。

林蘇身體一轉,被傷到的位置傳來陣痛,讓她的氣息變的有些急促,而這時,她看見對方走出陰影。

當顧晏徹底暴露在光線中時,她這才注意到,對方的目光冷噙著她,就像是狼看見了獵物,讓她的脊背瞬間繃緊起來。

手裡的藥酒隨之落下,濃烈的氣味在更衣室內瀰漫開來。

“顧先生,這是女更衣室。”

她開口,對方卻不為所動,甚至邁開腳步,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