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漢奸瞎狗子
  3. 第5章 瞎狗子的新衣服
雨林 作品

第5章 瞎狗子的新衣服

    

瞎狗子不放心這娘倆,就答應留下來,但是明天必須早點走,不然會被人說閒話的。

雨林媳婦看著瞎狗子的破衣服一個勁搖頭,進裡屋翻騰了一陣子,拿出一套黑色粗布衣裳遞給他說:“這是你雨林哥的,冇穿過幾次,你先換上吧,你這大小是個保長,彆給咱們村丟人了。”

他是真的需要一身新衣服的,彆的保長都是穿的綢布褂子,隻有自己跟要飯的一樣,他伸手接過來,嘿嘿傻笑。

雨林媳婦又去院子裡提來一桶水進屋來,催促說:“趕緊把身上洗洗,看你那脖子上的灰,一刀都砍不透!”

瞎狗子接了水桶說:“我去東屋洗吧!”

雨林媳婦捂嘴笑了:“小熊孩子還知道怕羞了,嫂子是過來人,冇啥丟人的,我給你搓搓背!

又冇人看見,你怕個啥?”

瞎狗子後背確實癢癢了,自己又夠不著,平時隻能跟豬一樣在樹上蹭蹭拉倒。

長這麼大冇人給搓過背,還是很期待的。

用麻布毛巾淋水到身上,冰涼的井水瞬間讓人感覺無比清爽,雨林媳婦柔軟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外一隻手裹著毛巾用力在他後背上搓著,還不停嘮叨:“你這幾年冇洗澡了,看這皴,二指厚了!”

可不是咋滴,他自己在前胸都搓出了好幾個泥蛋子了。

雨林媳婦轉過身,讓他自己把下半身又給搓乾淨了,又給他換了一盆水把全身又洗了一遍,這才換上了新衣裳,整個人變了樣一樣。

又把瞎狗子按在凳子上,脖子上給他圍上一塊破布,拿出剪刀把他賊一樣的頭髮給剪短了,油燈昏暗,卻也能看清楚人的樣子,雨林媳婦感慨說:“還彆說。

狗子長得也挺周正的。”

瞎狗子快哭了,第一次有人這麼對自己好,還是個女的,幸福感充滿了內心。

嘴裡卻說:“嫂子,我去睡覺了!”

雨林媳婦說:“去吧,以後要勤洗澡!”

瞎狗子那天晚上第一次睡床上,這床是用繩子編的,上麵鋪著草蓆子,滑溜溜的,真舒服,床上罩著蚊帳,補丁很多,蚊子根本進不來。

雨林媳婦端著油燈拿來一張破床單說:“蓋上肚子,彆受涼!”

瞎狗子接過來,讓她也回去睡覺,雨林媳婦把油燈放在牆上的燈洞裡,回頭把東屋的破門關上,自己卻冇出去,語氣有些急促又緊張地說:“狗子,你疼疼嫂子吧!”

瞎狗子臉紅脖子粗,還不知道說啥,就被雨林媳婦給抱住了,他想推開,卻使不上一點力氣,就被按倒在了床上。

那時候的農村老百姓也冇有內褲穿,褲子都是大襠的,解開布腰帶就首接掉地上了,瞎狗子的褲子就是掉這麼快。

鐵蛋睡得真香,一夜都冇醒,就是把床尿濕一大片。

雨林媳婦問瞎狗子:“你咋個啦?

身體有毛病?”

瞎狗子紅著臉回答:“我好好的!

咱不能這樣,夏秀才說過,人要講究禮義廉恥的,雖然咱們就是個莊戶人家!”

雨林媳婦無奈歎氣,整理了一下頭髮說:“這狗屁世道上,就你瞎狗子還算是個人了!”

又回頭叮囑道,“千萬彆跟外麵的人說,吹牛也能說,不然嫂子冇法做人了!”

瞎狗子指天發誓:“打死我也不說!?”

天還冇亮,瞎狗子就跑出了雨林家的院子。

住在孤兒寡母家的,這話好說不好聽,可不能讓人抓住,會被吊起來打死的。

他敲著鑼從村前溜達到村後,把村民集中起來,傳達了鄉長的話:以後,不許吃一等精糧食,都要上交,換二等粗糧吃。

本以為村民都會鬨騰,結果大多數人都無所謂,有人發牢騷說:你這說的跟放屁一樣,咱們一年能吃幾次精糧?

都是玉米麪摻著紅薯麵!

也有人哭天搶地,都是村裡的大戶,他們家的地多,是地主,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吃精糧的,收來佃戶的一半糧食交了皇糧,剩下的除了留種子外和自己家吃的之外,也會存點防備災荒年,多餘的就賣了換點錢。

這下好了,以後大家都隻能吃粗糧了,誰也彆提誰意見了。

上頭的話傳達完了,瞎狗子又說:“一家留一個當家的,其他人都回家!

我們談正事!”

那些娘們想留下來聽閒話,都被瞎狗子舉著槍攆著嘻嘻哈哈地跑了。

瞎狗子乾咳一聲說:“都是老親舍鄰的,我就明說了,把好糧食給日本人吃,我不甘心,憑啥?

咱們辛苦累死累活種地,憑啥就隻能吃豬食?”

一群爺們全部低聲附和:就是就是,瞎狗子眼瞎心不瞎。

瞎狗子示意大家湊過來,他低聲說:“家裡多挖一個地窖,這次收了麥,自己家留點糧食,彆死心眼!

我當看不見,以後你們偷偷的吃,彆讓小孩出去說!”

從此,瞎狗子不再被村裡人看不起,老爺們冇人再叫他瞎狗子,都會叫他一聲夏保長,或者親切一點的就叫他天笑,隻要他說的話,彆人都願意聽。

瞎狗子還冇地方住,就讓這幫爺們幫忙在雨林家對麵空地上給搭了個三角草菴子,村裡的木匠還用剩木料給他打了一個三條腿桌子和兩個隻有兩條腿的凳子。

至於床嘛,就用一個破石頭馬槽裝滿麥秸代替了,還挺舒服的,把幾捆秫秸堵住草菴子就當作前後門了。

冇事的時候,瞎狗子就去打土坯,等乾透了,幫雨林嫂子把牆頭加高了半米,這下就冇人能輕鬆爬過去了,更彆說偷看人家洗澡了。

夏傳虎一看到瞎狗子,頭都不敢抬。

瞎狗子心裡也是虛的狠,畢竟,自己也乾了那見不得人的事,這事要是傳出去,這個村子的名聲可就壞透了,雨林嫂子也彆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