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離職後相親,前上司紅眼糾纏
  3. 第197章 廣泛撒網,重點捕撈
葉晚棠 作品

第197章 廣泛撒網,重點捕撈

    

-

林氏提交了項目計劃書向銀行貸款,貸款成功後,錢到帳,直接挪用填補別的帳目。

至於所謂的項目,尚未展開,屬於欺詐惡意騙貸。

銀行規定的第一筆貸款還款,林氏拆東牆補西牆的辦法還上了,但眼見著即將到第二筆還款日,錢卻湊不出來。

一旦訊息被放出去後,將會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林氏資產被凍結,合作方會取消合作,企業形象受損,甚至會破產清算。

沈知梨知道林氏在走下坡路,但冇想到已然是外強中乾,難怪林南音要抓著傅錦墨不放。

既然是程燕西給的訊息,應該不會有假,畢竟程燕西冇必要在這件事情上作假。

沈知梨若有所思道:「既然如此,林家越發不會放棄和傅家聯姻的機會。」

程燕西問,「你離職,是為了避嫌,還是你們另有打算?」

他問的「你們」二人,自然指的是沈知梨和傅錦墨。

沈知梨平靜坦然,「我離職是我個人的決定。」

程燕西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信或不信,「我們的建議,你考慮考慮,無論如何,你都算是半個程家人。」

沈知梨第一次聽程燕西這樣的描述,承認她是程家人,雖然隻是半個,但形容得算是準確,再者,他亦不想與她過於親近。

她冇立即答應程燕西,但相較顧晏清而言,程家會是更好的選擇。

……

曹太太那邊很快給了回復,約了時間和沈知梨再見一麵,這次帶上了她家兒子。

對方比沈知梨大一歲,原以為是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冇想到是個小有名氣的演員。

「我媽想我繼承家業,但相較於做生意,我更喜歡演戲,」曹凱說。

兩人單獨相處時,顯得鬆快許多。

沈知梨偶爾會看到一點網絡八卦新聞,娛樂圈內有不少富二代。

網友們開玩笑講說某某某在娛樂圈混不下去就可以回家繼承家業。

原來說的就是曹凱這種人。

「所以你母親給你挑選結婚對象,是想幫你找個事業型的女人,好幫你管理家業?」沈知梨笑道。

「算是吧!」曹凱不否認。

他被嬌慣長大,向來是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不想進自家公司就隻想演戲當演員。

他母親都隨他,但結婚這種大事,他母親表現強勢,必須以她為主。

原本隻是抱著哄他母親開心的心思來見一見他母親挑中的人,冇想到對方比他預想的要好一些。

不是那種強勢又古板的事業型女人,而且長相併不差,甚至可以說是上乘。

即便是在娛樂圈內見慣了各色美人的曹凱,也覺得沈知梨並不比那些靚麗的女明星差。

「像你這樣外形條件好,家裡有錢的富二代,想找個女朋友,或是結婚對象應該不難吧?」沈知梨覺得他要相親,亦是蠻讓人震驚的事。

「平時工作太忙,接觸的人有限,而且我家裡人不希望我找娛樂圈內的人,」曹凱坦誠。

沈知梨看一眼不遠處相談甚歡的江芙和曹太太,「結婚不是父母親覺得合適就行,而是要走入婚姻的本人覺得行才行。」

「我覺得你還不錯,我們可以試著多聯絡,彼此多瞭解,」曹凱直接道。

沈知梨上一次見的孟湛,對方亦說的這樣的話,「你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嗎?」

「什麼叫特殊的癖好?」曹凱疑惑地問。

沈知梨輕笑,「喜歡同性,亦或是有什麼奇奇怪怪的虐待人的癖好。」

「我冇有,」曹凱哭笑不得,「你是相親相到了這樣的人?說實話,這類人不少見,但我挺正常的。」

沈知梨自是吃一塹長一智,謹慎為主,不想鬨出孟湛之前的事,「這一類人算不上多見,所以遇上了才稀奇。」

接連遇上,那多少有些黴運在身。

兩人聊得還算是愉快,第一次見麵,冇什麼恩怨情仇,利益衝突,還算有個好印象。

隻是第一次相親,初步瞭解,到不了確定關係的那一步。

「來這裡做什麼?」

沈知梨冇想到會在這裡碰上傅錦墨,還被他攔住質問。

「冇必要向你交代吧!」沈知梨清清冷冷的,語氣不冷不熱。

「你母親和曹太太見麵,你和曹公子相談甚歡,怎麼,又相親?」傅錦墨陰沉地盯著沈知梨。

曹家做翡翠珠寶生意,傅夫人與她是同行,自然相識。

「我單身,我母親著急我的婚事,一心替我張羅,理所當然吧?」沈知梨不卑不亢。

「你母親倒是個精明人,一方麵同我談條件希望我娶你,一方麵又找別的人給你相親,這是廣撒網?」傅錦墨嗤笑。

「挑選結婚對象,當然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要多挑多看,買菜還講究多看多問多瞭解呢!」沈知梨心想還得比價呢!

「結婚是買菜?」傅錦墨欺近她,不喜歡她這種形容詞。

「一樣的道理!」沈知梨往後退,不動聲色拉開距離,「也對,傅總不買菜,不懂也不奇怪,但你說的廣撒網,也冇錯。」

廣泛撒網,重點捕撈,海王的做法。

傅錦墨伸手,輕易摟住了她,沈知梨掙紮不開,不高興地蹙眉。

「人來人往的,被人看見了不好,」沈知梨提醒他。

「不是已經被人知道了我們的關係?」傅錦墨冇有鬆手的意思。

離得近,聞到他所熟悉的香味,當即令他心神盪漾。

他想沈知梨果真是給他下了蠱,輕而易舉就能蠱惑他,讓他亂了心。

高級私人會所,來往的非富即貴,都是傅錦墨這個圈子裡的人。

自然認識傅錦墨,同時因為近來沈知梨風頭正盛,必然認識她。

眼見為實,看見兩人摟摟抱抱,隻怕是坐實謠言,情況越演越烈。

「已經結束了!」沈知梨冷著臉,「傅總,你堂堂一個大總裁,這樣糾纏我,不合適吧!」

但凡他要點兒臉,都不該做出這樣的行為,太有**份。

「我警告過你,我冇說結束,就不算結束,」傅錦墨沉聲提醒她。

「你別太過分!」沈知梨氣結,「憑什麼你不想結束就不能結束?」

她還冇一點兒人權?

開始的時候,她同意,現在她不同意,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欠我的恩情,三年的工作能還清?」傅錦墨咄咄逼人,「打工三年,不夠!」

「那不然呢?我還要賣身?」沈知梨仰頭盯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