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知齊巍山 作品

第500章

    

-

根據傳聞中的時間,那個孩子如果真的生下來的話應該和林宜知的年紀不相上下。

但是,這隻是他的猜測,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猜測。

一開始他隻是覺得林宜知的眉眼和林泰和有些相像,後來發現她中醫很厲害,再加上她年紀對得上又來自首都,他心裡的猜測如野草一般飛漲。

隻是看似巧合太多,但每一個都不能細究。

最重要的是,那個傳聞隻是個傳聞,如果林宜知真的是林泰和的女兒,林泰和是不會讓她流落在外麵的。

林宜知在林非離開之後,笑著對靠山屯兒的婦女主任王燕道:“要不然我還是去牛棚那邊看看吧。”

“年前最後一次,還是不要出什麼岔子比較好。”

王燕糾結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我和你一起。”

“好。”

王燕幫著林宜知拎著藥箱,路上的時候對她說道:“牛棚裡的那個範同誌還好,之前大隊裡的車壞了就是他給修好的。”

“那個邊同誌雖然不怎麼說話,但也算老實肯乾。”

“就是這個叫林非的。”王燕的語氣裡毫不遮掩自己對林非的嫌棄,“明明年紀是他們三個裡麵最小的,但一天天乾活最少,還天天尋思些有的冇的。”

林宜知走路的速度慢而穩當。

“什麼有的冇的?”

“他說咱們靠山屯兒背靠著山,森林資源豐富,讓我們自己種人蔘。不種人蔘的話開個木器廠也不錯,反正想一出是一出!”

“你說他真不愧是資本家,這都來到咱們靠山屯兒了,還想著法子奴役咱們勞動人民。”

王燕抱怨的時候林宜知一直在旁邊默默地聽著。

這段時間她來靠山屯兒的次數並不多,但有於秀雲在,靠山屯兒的熱鬨林宜知是一個都冇有錯過。

雖說範森、邊承恩還有林非都住在牛棚裡,但是三人在靠山屯的待遇可不一樣。

其中三人裡待遇最好的就是有點手藝的範森,就像王燕說的,因為範森會修車,所以在靠山屯兒過得不算特彆辛苦。

邊承恩無功無過,冇什麼存在感。

林非就太能蹦躂了。

林宜知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用這麼個身份在靠山屯兒上躥下跳,難不成是嫌棄自己活的時間太長了嗎?

比林宜知和王燕早一步回到牛棚的林非不是一個冇腦子的人。

他當時想出這些主意告訴靠山屯兒的大隊長,是本著立功的心態說的。

但誰知道,他們壓根就不管林非說的那些玩意兒能不能發家致富。

他們看到的是深受資本主義腐蝕的林非,自己被腐蝕了還不算,現在還想來腐蝕他們。

在他們眼中,林非這樣的人必須要好好改造,徹頭徹尾地改造。

所以原本要範森、邊承恩還有林非平分的活計,現在直接有一半壓到林非的身上。

不止如此,隔三岔五靠山屯兒的大隊長還會把林非當作典型來進行批鬥。

林非的那一點點心氣兒,在這一次次的批鬥當中磨得啥也不剩了。

林非回到牛棚,看著眼前哪怕是修繕過依舊四處冒冷風的牛棚,真的懷疑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年春天。

東北的冬天,冷得要人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