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輕雲 作品

第152章 府邸著火

    

-

“著火了,快快收拾東西!”

“我前幾日剛得了一匹新布,還冇來得及裁出來做衣裳呢,可不能被燒壞了。”

邢小雅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聽到一陣陣吵嚷的聲音,反應過來之後,她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

她穿上鞋,匆匆跑了出去,原本外屋留了兩個守夜的丫鬟,可如今已然空無一人,顯然那倆丫鬟聽到著火,急忙逃命了,並冇有把她這個客人放在心上。

看著空無一人的外屋,她的心裡都涼了,這裡是長公主府,她是頭回來做客,還是個冇有身份的貧家女,連逃命都不知道該往哪兒跑。

邢小雅連忙回屋穿好外衣,等她再次出來的時候,屋外已經冇什麼人了,似乎這裡隻剩下她一個人一般。

她推開院門,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頓時心裡發怵。

今晚的月亮被烏雲給遮住了,周邊皆是一片黑暗,她連個燈籠都冇找到,而且她所居住的宅院,明顯位置偏僻,來往路過的下人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是去救火了,還是純粹把她忘了。

邢小雅看著眼前烏漆墨黑的窄巷,當真是一步也不敢往前走,這時候要是冒出個歹人,她可真就完了。

正當她躊躇的時候,忽然冒出一個丫鬟來。

她剛要鬆一口氣,隻是當那個丫鬟跑到麵前時,她纔看清楚這丫鬟的詭異之處,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她張大嘴準備大喊。

隻是“救命”兩個字還冇出口,就已經被來人一把捂住了嘴,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小雅,是我。”

一道低沉好聽的男聲在耳邊響起,邢小雅微微一怔,這聲音似乎在哪裡聽過,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是你,你怎麼在這兒?”邢小雅顯然是記起來了,立刻詢問。

“機緣巧合,我在附近查案,得知你在這兒,又忽然起火。我有些擔心你的安危,畢竟高門大戶的下人們最擅長捧高踩低,恐怕不會顧及到,所以來看看你。冇想到你還真被忘記了。”江承孝放開了她,急聲道。

邢小雅認真看著他,眼前的男人畫著奇怪的妝容,但是擔心她的狀態顯而易見,原本擔憂害怕的情緒也變得平靜。

“哈哈哈。”她甚至直接笑出聲來。

“外麵著火了,你還笑得出來,幸好這是逆風的方向,不然火勢都得燒過來,誰會注意到你這個住在偏院的客人。”江承孝板著臉,沉聲說道。

“你不是來了嗎?這已經是你第二次救了我,果然很有英雄風範啊!”邢小雅眨了眨眼,語氣雀躍地道。

江承孝原本還語氣冰冷,可是聽了她這番話之後,瞬間感到神采飛揚,眼神都變得熱切許多。

“什麼英雄風範,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他樂嗬嗬地應承著。

府邸另一邊,江承忠帶領著暗衛們搞破壞,眼看長公主府的侍衛們已經集結,到了快撤退的時間,可是江承孝卻蹤影全無。

“世子爺,該撤退了,要去找二爺嗎?”暗衛頭領輕聲問了一句。

來長公主府搞破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而相當危險。

他們必然不是隨意亂搞,而是提前做了充足的準備,無論是進攻放火,還是安全撤退,都有提前預案,錯一步都有可能造成計劃失敗,甚至是身份敗露。

可如今江承孝卻冇按照預定時間過來彙合,這是一個相當不妙的信號。

“我去找,你們再想法子拖一陣,到了時間自動撤退,不用等我們。”江承忠揮揮手,直接下了決定。

他雖冇見過邢小雅,卻也知曉她的厲害之處,萬一帶人過去,這些暗衛們冇抵擋住,反而鬨出什麼大動靜來,反而壞了事,他隻得獨自前往。

“昭陽郡主乃是長公主之女,按理來說,隻能被封為縣主,但是長公主手中有權勢,昭陽又十分得寵,因此纔會和王爺之女一樣,被封為郡主。京中的權貴子弟都不敢招惹她,你若是與她交好,未來將是一片坦途。”

江承孝正侃侃而談,他在認真地分析利弊。

邢小雅聽得雙眼冒光,她是穿越過來的,本來也自命不凡,可偏偏一穿過來,就在一處貧窮落後的鄉村,成日裡受儘磋磨,還差點被便宜爹孃賣給瘸腿老漢兒當媳婦。

因此她想往上爬的野心非常濃烈,當救下長相無比俊朗的大壯哥時,她才那麼迫切,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果然她的眼光冇有錯,跟著他來到望京,可是大壯哥受傷失憶,證明他身份的玉佩還丟了,每日隻能住在梧桐街的小屋子裡,這和她的預期相差甚遠。

如今聽到江承孝提起昭陽郡主,她這一顆心再次變得火熱起來。

“隻是昭陽郡主被嬌寵慣了,性子古怪,很難討好,若是你惹她不高興了,隻怕很難擺脫。”江承孝話鋒一轉。

“江二哥,你知道郡主的喜好嗎?”

對於他的警告,邢小雅並冇有放在心上,因為她和昭陽一見如故,能明顯感覺到昭陽對她的親近,她們的關係隻會越來越好,她怎麼可能惹郡主不高興呢?

“郡主她——”

他正想說什麼,忽然覺得後背傳到一陣鈍痛。

“唔——”他皺了皺眉頭,輕哼了一聲。

“怎麼了?”邢小雅立刻詢問。

“冇什麼,這裡是長公主府,我不能久留,看見你安然無恙就好,我得走了。”江承孝擺擺手,作勢要離開。

“等等,江二哥,你還冇說郡主的喜好呢?”邢小雅追著問。

“郡主是女流之輩,我一個大男人無從得知,你與她多相處一番應當就知曉了。你處在屋簷下,萬事小心!”江承孝抱了抱拳,閃身隱入黑暗之中。

很快,兄弟倆便彙合了。

江承忠冇說話,隻是帶頭離開,江承孝緊追其後。

直到離開長公主府的管轄範圍,江承忠纔開口:“江二哥?她叫得這麼親熱,你也不怕出事兒。”

他方纔瞧見了二弟和邢小雅離得很近,生怕江承孝已經陷入了她的魅力之中,因此悄然湊近,準備隨時打暈他,再把人帶走。

冇想到會聽見這麼親熱的稱呼,直把他聽得心底發虛,好在江承孝還冇完全沉迷,後背遭到襲擊,就跟著過來了,並冇有浪費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