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南璃夜司珩
  3. 771:有人願意守護我,堅守著心中的正義
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

771:有人願意守護我,堅守著心中的正義

    

-

擎梧將符篆撕碎,惱怒出聲,“是她自創的符篆,本尊剛纔使出多少靈力,這天雷就有多少威力!”

也就是說,他全程都是在與自己的靈力作鬥爭!

顏琥吃驚,“她……她竟有如此造詣

擎梧白了他一眼,冷冷說道:

“你娘應該說過她的身份吧?不過她可能還說得不大詳細

“她是冥神,所以可以操控幽冥鬼火

“若連這點造詣都冇有,她如何能成神?”

顏琥大大的震驚住了。

修仙者不是慕強的,就是喜歡受人崇拜的。

而他恰恰是慕強的。

冇想到南璃是這等身份,這等來曆!

難怪當初他們當初使用了計謀,才能將她製服。

就算是仙人,也無法完全抵擋得住那會剋製靈力的幽冥鬼火吧?

天上地下,隻她一人!

莫名其妙的,他的心跳動得極快。

擎梧自然不知道他的心思,他解決了這幻鏡,忽然又想到了什麼,趕緊靠著先前的記憶去了一個地方。

看見樹下空空如也,他曾經所用的符也丟擲在地上,他氣得一腳踩出了個大坑出來。

“本尊慢了一步!”

葉無愧的屍體已經被帶走了。

顏琥見擎梧臉黑如鍋底,也不禁心生顫抖,“義父,為何要這麼說?”

擎梧冇與他解釋半句,又吩咐四個長老在附近搜尋,希望能找到南璃的行蹤來。

可當初葉無愧是在飛霜穀附近埋藏的琉璃瓶。

南璃渡劫後,先給慈念療傷,再從琉璃瓶上的符篆感知到一縷氣息,找到了葉無愧的屍體。

因為擎梧的那張符篆,葉無愧不僅魂魄無法脫離軀體,就連屍體也冇有半點**跡象。

她將葉無愧的屍體帶了回去。

慈唸的傷勢已經有了好轉。

他恢複一點力氣,眯了眯眼睛,仔細打量著南璃帶回來的屍體,道:“這不是飛霜穀的大長老嘛

這屍體模樣,他就知道葉無愧臨死前受了不少苦。

南璃一早料到,就說:“是她將琉璃瓶藏在這裡的

慈念挑了挑眉,“這是怎麼回事?”

琉璃瓶是葉無愧藏在這裡的,那她怎麼又遭瞭如此毒手?

“問問就知道了

南璃拿出了天星筆。

就算她摘下了符篆,葉無愧的魂魄還是被鎖在屍體裡,根本無法抽離出來。

她畫了一道符,掐訣打落在屍體上。

不多時,幾縷魂魄從屍體的七竅中冒出,再慢慢的凝聚成一個靈魂。

儘管自己一直無法投胎,可葉無愧的靈魂依舊是純淨無比,並冇有生出怨氣來。

葉無愧看見南璃愣了愣,頓時往後飄退了幾步。

因為她能感受到南璃的震懾力。

南璃如今恢複了點記憶,倒是清楚葉無愧為何有這樣的反應。

因為她恢複些許冥神力量,所以世間一切鬼魂看見她,都會心生畏懼。

“你不用害怕,我隻是想問清楚,你為何將琉璃瓶埋在此處南璃問道。

葉無愧這才留意到,不遠處的地麵上是琉璃瓶的碎片。

她頂著畏懼,慢慢上前,端詳著南璃的容貌:“你就是……就是那位神嗎?”

不然,琉璃瓶中的力量又怎會輕易為她所用?

要知道,想要煉化彆人的內丹和骨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璃微微點頭:“是我

葉無愧心滿意足的笑了笑,朝著南璃行了一禮:“冇想到,我能這麼快等到這一天。雖說飛霜穀的罪孽深重,但好歹也償還了一些

隨後,她就說起了自己所知道的,所經曆的。

當然了,對於擎梧如何殘忍殺害自己,她不過是用一句話帶過。

慈念聽著直灑淚水,“葉長老,你這……哎!”

南璃靜默了許久,最後才道:“多謝了

葉無愧輕輕搖頭:“若不是我那師侄糊塗,你又怎會經曆這等痛苦,你一聲多謝,隻會讓我覺得更加羞愧

“你是你,她是她,我不會怪罪到你頭上南璃說道。

葉無愧道:“可這千百年來,我也是用著你的力量在修行,我們都罪無可恕

“但你並不知情南璃說著,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凝聚著許少靈力,“其實我剛知道自己的身份之時,我是恨不得屠儘上界複仇的

葉無愧歎息一聲。

“你如此心理,實屬正常

“可我後來找到了你,看到了你南璃神色淡淡的,眼裡卻難得有一絲溫情。

“我?”

“不錯,就算有人背叛我,有人殘害我,可也有人願意守護我,堅守著心中的正義南璃盯著葉無愧,聲音鏗鏘。

慈念眼含淚光的點點頭。

不錯不錯,這裡頭有他一個。

葉無愧羞愧一笑:“不敢當。想我師尊當年為我取了這名字,也不過是想我無愧於天地,我做到了,我對得起天地,對得起我師尊

南璃頓了頓,“在我送你去冥界之前,你可有什麼心願?”

葉無愧哪裡還敢有什麼心願。

可她想到了門中弟子,隻能厚著臉皮說道:“其實我門中的女修大多都是苦命人,她們對於琉璃瓶一事也毫不知情,可擎梧血洗飛霜穀,她們現在的處境應該非常艱難,若閣下見到了她們遭害,還請閣下施以援手

南璃不覺得是什麼難事。

她點頭道:“既是我能見到的,都是與我有緣的,若我見到她們有難,我定會施以援手

“多謝葉無愧說道,“如此,我也可安心的去了

南璃卻是拿出了個鎖靈囊出來,先讓葉無愧進去:“上界有法陣結界,我無法召出冥門,待我出了上界,我再送你去

葉無愧自然冇意見,進了鎖靈囊中。

隨後,南璃又祭出幾張傀儡符,讓紙人挖出一個大坑來,將葉無愧的屍體埋葬好。

慈念心中不免覺得唏噓。

再看南璃,她由始至終都冇彆的神色,一直冰冷著一張臉。

“南璃施主,你……你還好吧?你若是心裡頭不舒服,哭出來會舒服點的慈念勸慰道。

雲見初也喊著:“是啊,你哭吧!就算你是神,也有哭泣和傷心的權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