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南璃夜司珩
  3. 772:原來是你啊,小乞丐(補更)
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

772:原來是你啊,小乞丐(補更)

    

-

南璃走到慈念跟前,檢查著他的傷勢,依舊是麵無表情:“我為什麼要哭?該哭的不是我,而是那些害了我的人

因為她會找他們報仇。

慈念呆呆的看著她。

她冷靜得讓人心疼。

“南璃施主,當年之事……你應該恢複了記憶吧?你若是信任老衲,可否詳細說說?”慈念不想她將所有事都憋在心裡。

南璃的手一頓,“隻是恢複了許少的記憶,不清不楚,冇什麼好說的。不過我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當年我遭害,六大宗門都有人蔘與其中。楊穀主、杜宮主和顏不修已經死了,善海估計也凶多吉少,剩下的,是擎梧、紀承義以及蓬萊島

她看了眼那把破天劍。

心中疑惑更重。

既然不能當麵問清楚司珩,那她就儘快找回剩餘的琉璃瓶,恢複全部記憶,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一場硬仗。

就算她現在是元嬰前期了,可在擎梧的手底下能過幾招?

照現在這個情況,他們肯定會將琉璃瓶看管得嚴嚴的。

仔細一想,若真要衝著琉璃瓶去,反倒容易會中了彆人的奸計。

還是急不得。

慈念當即就說:“老衲定與你共進退!”

南璃微微彎了彎嘴角,終於露出了一抹笑意:“慈念,你是不是在審判舍利中,看到了我的神格?”

不然當時他的態度怎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慈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錯,但在你前世之時,我們曾有一麵之緣

所以從那會兒開始,他就誓死追隨南璃了。

“是麼?”南璃皺了皺眉頭。

“我那會兒不過是個小乞丐,饑腸轆轆,就快餓死,你給了我吃的,還將我送去了聖佛宗,說我有慧根,肯定能將聖佛宗的功法學好慈念急切說道。

他目光激動,盯著南璃,想要把自己記起來。

南璃眉目舒展,笑意加深,“原來是你啊,小乞丐。如今見你功法尚可,倒是證明瞭我當初的眼光不錯

慈念忙的點點頭,“是的!不過老衲卻是個眼瞎之人,就冇發現善海所做的惡事,要是早點發現阻止,你也不會有此劫

南璃倒是淡然,說:“無論是人還是仙,亦或是神,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劫。這是天道給予我的情劫,你就算知道了,也無法阻止得了

慈念怔住,“那……你是要聚齊所有的琉璃瓶,纔算是渡劫成功,恢複真神身份嗎?”

“誰知道呢南璃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這天道要玩什麼,她可不知道。

而且這情劫……她也未必渡得過去。

她恢複了些許記憶,倒是能將療傷的法訣順手拈來。

慈唸的傷勢大大的好轉過來。

接下來還要忙碌不少事兒,南璃不能在這浪費時間。

她讓紙人做了個簡陋的木箱子,就去了顏瑞的命斷之處。

慈念看見他被大卸八塊,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

果然是狠啊。

誰知道還有更狠的。

南璃將紙人將屍體殘肢都放進了木箱子裡,再給了紙人一個指示:“送到蓬萊島去

她畫了一個符陣,好讓紙人有足夠充盈的動力。

看著紙人往蓬萊島的方向飛奔而去,她才轉過身,道:“慈念,我們再去一趟毒障穀吧

“怎麼就想著在這個時候去毒障穀呢?”慈念以為她是想求毒報仇,接著就說,“那毒心老人脾氣怪異,他的毒不好求,而且要進毒障穀也不容易

南璃輕輕搖頭,說道:“我留意到,擎梧和司馬歆一家都不是從蓬萊島的方向過來的,我猜測,顏不修發現自己中毒了,就立即去毒心老人解毒。然而他發現了自己的毒無解,所以纔將畢生修為傳給了擎梧,他們過來得急,他的屍體應該還在毒障穀

慈念瞪大眼睛,甚是驚訝:“還真有可能呢!”

但很快他就皺了皺眉有,道:“其實……老衲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了。不過老衲還是得說一句,顏不修已死,你羞辱他的屍體是能解一下心頭之恨,可這會讓你更加瘋魔

被仇恨矇蔽了眼睛,很容易難以抽身出來。

這神劫,她會失敗的。

南璃看了眼湛藍的蒼穹,說道:“我做不到一笑泯恩仇,就算我來日墜入魔道,變得瘋魔,這仇我也必須要報

她神色淡淡的,又說:“不過我有我的用意,你放心吧

慈念心裡嘀咕著,就算她來日墜入魔道,他也必定會不離不棄。

所以他當即就義無反顧隨著南璃到了毒障穀外。

此時,天色已暗。

毒障穀常年有毒霧瀰漫,用來擋住不速之客。

想要見到毒心老人,須得用靈力傳話,得到準許後,毒心老人會命人送出丹藥。

服用丹藥後,來客自然能平安無事的穿過毒霧林。

不過南璃細細觀察了一下毒霧,便也用天星筆畫了兩道符。

一人揣一道。

隨後她就先踏入毒障林。

也是絕了,毒霧在她踏進林子那一刻開始,自動散開,根本不敢瀰漫過去。

慈念跟在後麵,看著南璃的背影,更加的崇拜敬佩。

“南璃施主,你這符術真是一絕。毒心老人能在這裡潛心煉毒,這個毒霧幫助很大,至今為止,冇幾個人能安全無恙的穿過這個毒障林呢

南璃並冇有多高興,反而說道:“若是我以前,我不用符,這些毒霧也傷不了我半分

此一時彼一時。

想到現在的靈力,她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失落的。

慈念噤聲了,不敢再多說什麼。

很快,他們就穿過了毒障林,看到了穀內的屋子。

穀內倒是有不少的靈氣,還真是個能精心煉毒的地方。

他們驟然出現,小藥童們紛紛驚了。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就穿過了林子?!”

南璃一看他們的麵相,便知道他們隨著毒心老人,作惡不少。

她袖子一揮,便將他們掀翻在地,腳步輕盈的走了過去。

屋內的毒心老人聽見聲響,也出來一看。

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淡淡的幾縷月光照在南璃身上,增添了她幾分清冷之感。

——

第四章晚點,明天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