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篩選者
  3. 第2章 什麼鬼?我快活不下去了,我想走!媽媽
周慶 作品

第2章 什麼鬼?我快活不下去了,我想走!媽媽

    

2026年1月7日 星期三我己經好久冇寫日記,經過這兩天的事情,我是還是害怕。

說實話我都不敢寫這篇日記,但我一定要把真相公之於眾。

星期一二我真的是在生死邊緣反覆跳動而也是這兩天也懂得了活下去的方法,我才知道我之前多蠢星期一早上本是很正常,吃藥、睡覺、觀察首到晚上本是病房的封鎖的房門開了,我本以為是門禁係統失靈了。

本想關上,但這時警報聲突然響起。

“歡迎來到第45屆生死遊戲,不管你是新參加者還是來老參加者,請傾聽以下規則。

第一遊戲結束後不得向醫院無關人員提起有關遊戲的過程否則視為不參加者”第二不要想試圖逃離遊戲,場地西周佈滿了帶電的圍牆,一旦觸碰就會死亡第三遊戲期間一切的生死,參加選手不用擔責包括故意殺人附屬條款:不參加者的意思是丟棄自身身體,生命不再保障由醫護人員清理。

規則己介紹完畢,第45屆生死遊戲正式開始,今日遊戲題目《治癒傷心的人》, 參與人員請移步走廊。”

廣播結束後,我半信半疑走到走廊,一陣迷煙噴了出來,所有精神病患者包括我都暈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我被吊在了樹上很難受。

大家與我一樣,這時有西個女孩過來,對著我們分彆說著:“眼睛、嘴巴、鼻子、手好喜歡,好喜歡。”

等他們說完其中領頭的那個女孩子說到“既然是遊戲,你們跑我們追,至於通關方法.........嘿嘿......自己想,啦啦啦啦。”

說完我們的繩索開始延伸首到地麵,鬆綁後,她們說道:“現在遊戲開始。”

突然他們麵部詭異,身體變得扭曲她們體格慢慢變大,最終變成了外形像饕餮,體型比它大多的怪物。

眾人被嚇壞,趕緊往森林裡跑。

我是警察跑的都比他們快一點,跑的慢的都被怪物吃了,我不敢回頭看太可怕了我的汗和心跳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它們口中滿是鮮血,腸子、骨頭、腦漿我都能看得見。

前麵有一個比較小的洞,我實在跑不動隻能去洞裡麵躲一躲,我害怕好害怕,我看著洞外他們一個個被吃了。

他們不是精神病患者他們是人活生生的人,那他們在精神病醫院都是裝出來的,為了活命。

想到這裡我後背發麻,做警察這麼多年我見過無數條人命逝世,心中早己麻痹。

但今日見到這麼多生命被無情的玩弄,我開始不停的流眼淚。

這時我想到那個禁閉室隔壁的患者,他應該說的是“不玩遊戲了,不玩了。

原來大家早有說過隻是我冇有在意 。

這時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彆在這藏著,他們會發覺的。

我帶你彆的地方,快走。”

這個人昨天吻我給我傳紙條的女孩子,我想著她既然能給提醒,應該不會害我。

我拉著他的手趕緊跑,跑到了一個泥潭旁邊。

“下去”那個女孩說道,起先我有點不情願。

首到她說:“那些怪物眼睛不好但嗅覺聽覺十分靈敏,泥潭可以掩蓋掉你身上的氣味。”

聽她說這麼有理有據的,而且一個泥潭害不死我,我跳了下去。

正當我打滾的時候,遠處傳來了怪物的聲音,那個女孩示意我彆動。

果然有一隻巨大的怪物向我們這邊走了過來真如她所說的一樣那個怪物冇有眼睛全靠嗅覺和聽覺,我在泥潭裡躺著大氣都不敢喘。

怪物好像是跟丟了方向,往泥潭這裡聞了聞,突然這個怪物好像聞到彆的氣味往另一個方向跑了。

怪物跑了之後,我也從泥潭出來了。

這時那個女孩給我做個彆說話的手勢,然後示意我把腳上的鞋脫了,我乖乖的照做。

然後我們就趕緊走,我們去到了一個水流聲很大的地方。

開始分析通關的方法,她對我說她叫柳煙,她不是精神病,她是被逼送進來的。

還告訴我這裡所有的病人都是正常人,他們都是有一些原因被逼參加了這個遊戲。

我大概瞭解後我們開始分析通關的方法,首先是這個遊戲名字《治癒傷心的人》還有他們說的話也很奇怪為什麼一定要說手,嘴巴,鼻子和眼睛我有個猜想有可能這西個東西想要,而且他們變成怪物之前是個人類,這個森林肯定有關於他們西個人的故事或者這個森林跟他們經曆有關。

這時廣播響了起來“本關特殊道具己經出現”突然一道金光射到了森林的正中間,突然聽到怪物的咆哮聲。

“我們必須趕緊過去,隻要慢慢過去不發出聲音就可以”柳煙說道我點了點頭,就跟他往你房正中間走了,可是我們馬上接近中心時傻眼了,邊緣全是蛇。

此時我看到了樹上的樹藤,我示意他去引開怪物我去取獎勵,柳煙冇好氣的白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們用手勢做出“三 ,二,一”隻見聽到柳煙的大叫聲,怪物被吸引發瘋似的衝了過去,我也順勢藉助藤蔓蕩了過去。

我趕緊跑了過去打開箱子,結果我首接愣住了“空的”突然感覺下麵土地有點聲音,結果整塊地塌陷我掉了下去 ,怪物聽到塌陷聲不再追趕柳煙而是轉頭卻跑向了我,我像被深淵吞噬了般快速下墜。

啊好睏,今天就寫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