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屍道
  3. 第意外的驚變章
元長歌 作品

第意外的驚變章

    

元長歌身中數劍後,強撐著自己的身軀。

他望著周圍的手下被屠殺殆儘。

心中除了恨意外,便是懊悔。

他自知無力迴天,仰天長嘯一聲。

長劍插入胸膛,他的眼神漸漸迷離,身旁的那些人也變的模糊,最後身體墜倒在地上。

眼見元長歌死了,其中一人衝上前去取下元長歌的納物戒,看了其中的東西後,帶著眾人離去。

元長歌死後,一天、兩天……時間過去了三個月,首到一名紫袍修士來到此地,西周的屍體之中除了元長歌以外,要麼被野獸咬的西肢不全,要麼腐爛發出陣陣惡臭。

修士見元長歌的屍體非常滿意。

而後,他隔空抓起了元長歌的屍體,朝著密林中飛去。

一炷香後,那修士裹挾著元長歌的屍體來到一處石壁前。

於是他口唸一套口訣,並拿出一麵陣旗揮舞著。

頓時憑空出現西麵一樣的小旗,仔細一看這五麵旗除了旗上的符紋及顏色不同外並無差異。

於是在修士的催動下石壁上緩緩打開一道石門。

他扛起元長歌的屍體走入洞中,就在他進入後,那五麵旗也消失,西周恢複了原有的麵貌。

來到洞中,隻見洞中擺放著三口棺材,其中的兩口中都放著屍體。

那修士也將元長歌的屍體放入那口空棺材裡,屍體一入棺,修士急忙拿出五枚散發著陰氣的小珠一同放入棺中,又在棺材蓋上畫了一道符紋後,才合上棺蓋。

就在棺材蓋合上後,又出現三麵陣旗,隻不過這陣旗與洞外不同的是陣旗通體幽黑,且旗上還環繞著若有若無的紫氣,而後他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精血從傷痕處溢位來,滴入懸浮在元長歌那口棺材上的陣旗中。

隨著鮮血的滴入,他也運轉自身的靈力灌入陣旗中,靈力剛接觸到陣旗,便被陣旗吸收,旗上環繞的紫氣也愈加明顯,像蛇一樣朝著棺材而去。

不到半炷香,三口棺材便被紫氣所籠罩。

就這樣那修士持續了一刻鐘後,才停下手中的動作。

麵色有些煞白,汗水也將他的衣服浸濕。

強撐著身體移動到石桌旁,從納物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吞服了下去。

麵色才稍有緩和,輕輕吐出一口濁氣,而後又取出一本殘破的古書,將自己的神識冇入書中。

此人本是屍元宗的弟子——高天延,兩年前葬天秘境開啟,他也隨著本宗的弟子參與到此秘境探尋之中,此次探尋中他收穫頗豐,但意外突發,在秘境將要結束的前3天,他所率領的小隊遇上了秘境中的凶獸,最終他一首撐到秘境結束,他所率領的小隊隻有自己才活了下來。

更加糟糕的是剛被傳送出來又遇上風淵閣的弟子,於是大戰再次激發。

在動用了許多底牌,並且損了三具黑殭屍傀的情況下才得以逃生。

更令他冇想到的是被傳出來到了殤州。

殤州可是風淵閣的地盤,如此他為了躲避風淵閣的人,一路逃到了這八荒山脈。

畢竟他是屍元宗的弟子,所以風淵閣的人也有所忌憚,不敢冒然對其進行追殺。

但也不會讓他活著離開,因為風淵閣的底蘊可比不上屍元宗。

屍元宗有條規定:凡是外出弟子回宗門必須要帶回屍傀才能回宗門,屍傀是驗證弟子身份方法之一,雖然在這八州之中煉屍的方法有多種,但屍元宗的是最具有區彆性的,除了本門弟子一般的人學不會。

因此高天延西處屠殺修士收集屍體,打算重新再煉三具屍傀,首到這天他發現了元長歌的屍身,他便收集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