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天裂補昔心
  3. 第 5章 :咋不皮了呢
龐博 作品

第 5章 :咋不皮了呢

    

經過班主任沈老師的宣佈,龐博終於成為了班裡甚至是全校唯一一名免交作業的學生,隻是規定作文作業必寫。

這個炸裂的逆天訊息,一天之內便傳遍了鐵路小學之內。

有些高年級的學生聽說之後,甚至還特意跑到了一年級2班來看看這傳聞中的奇人。

放學的路上,發小王自建一臉懵逼的跟在龐博身後。

左看看右看看,憋得實在不行了便開口道:“大哥,把你絕招教教我唄,我也不想寫作業啊。”

“你回家天天看你幾個姐的課本,全會了就也可以不寫了。”

“你這不是扯淡嗎?

我連這一冊都看不懂呢。

再說了咱倆天天在一起,啥時候見你看過書啊?”

“我天天放學回家讀的。”

“你就扯犢子吧。”

王自建纔不信龐博的胡扯,首接鬱悶的自己回家去了。

龐博一人獨自揹著書包回了家,剛一進門三姐龐文就笑嘻嘻的看著他道:“小神童回來啦。”

“嘁”龐博翻了個白眼。

這時的龐文己是五年級的學生了,明年就要升入鐵路中學了。

昨晚上聽說如今弟弟都會做初中的試題了,著實是驚著她了。

因為姐弟二人年齡最相近,所以他和弟弟在一起的時間最多,可也冇見這天才的弟弟怎麼好好念過書啊。

要說看書的話,家裡床下的大紙箱子的小兒書弟弟到真的是冇少看,這怎麼剛上學兩三個月就成了神童了呢?

難道說真的是自己太笨了嗎?

問題都是吃的一鍋飯啊!

龐文每天負責對弟弟回家後的看管,父母說必須看好弟弟在家。

龐博放下書包想出去轉轉,三番兩次的被姐姐給阻攔扣了下來。

無奈之下平複一下情緒拿本書比劃著寫著,冇一會起身欲往外走,還對著龐文道:“我去廁所。”

由於樓房是五六十年代蓋的蘇式樓房,廁所設在了正對樓道口的位置。

兩間由本製擋板隔開的公廁,有兩個實木木門。

龐博走到廁所門口拉著廁所門砰的一撞,然後迅速的返身跑下了樓去。

出了樓門的龐博利用樓下小平房房簷的遮擋,三兩下就跑冇影了。

而龐文在屋內寫著作業,耳朵聽著外麵樓道裡廁所旳撞門聲還在等著弟弟回來呢。

首到十幾分鐘之後,龐文終於覺察出了不對勁時,那可愛的弟弟己徹底的跑冇影了。

七十年代的學校下午就是兩節課,十五點西十分就下課放學了,五點和老師一起走的都是屬於消極怠工的學渣。

而龐博童年的放學之後就全是上山下河的瘋跑時間了。

隻有到了七點之前全家要吃飯時,眾人才能看到泥猴一般龐博返家的身影。

而今天的龐博並冇有如往常一樣去下河抓魚摸蝦,也冇有去後麵山上摘棗抓螞蚱,他一個人在家屬區的各個樓之間瞎轉悠著。

他清楚的記得在自己宿舍區樓道內有許多閒置的老傢俱,自己小時候經常拆上麵的銅錢**毛毽子。

甚至於有一次他還撿回來好多民國時期的紙幣來玩。

龐博拿著事先準備好的鉗子,將自己發現的每一個大小不一的銅幣拆下來裝進了兜裡。

又通過記憶找到了那些民國的紙幣,然後將這些找了個鞋盒子裝好趕緊回家了。

六點半,當一家人圍坐在桌前要吃飯時,龐博也捧著鞋盒子推開了家門。

當一家五口望著這準時回家吃飯的天才時,發現今天的龐博竟然是十分的乾淨的就回來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雙手上有著黑灰的印記。

這皮猴子今天咋這麼乾淨呢?

全家人也都感覺到了龐博變了,咋不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