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為交女朋友,我當了朝廷的鷹犬
  3. 第5章 把燈點亮,提燈定損
白玉京 作品

第5章 把燈點亮,提燈定損

    

他真的冇救了。

在這一瞬之間,周芷若的腦海中,又浮現出白玉京一臉淫蕩,騎在她身上,不停撕扯衣服的畫麵。

羞憤頓時充塞胸臆,她正要轉頭離去時,劉管家眉梢挑動著,枯柴般的雙手就往靈欣身前突起的地方抓去。

“嗬嗬!

那你身上的豆腐呢?”

靈欣不敢躲閃,隻能閉上雙眼,眼角輕顫,晶瑩的淚滴順著臉頰滑落。

“住手!”

一聲清脆的嬌喝響起,隻見周芷若站了出來,眉宇間滿是怒意。

她不光憎恨劉管家,更懊恨白玉京,自己怎麼能和這樣的人交朋友。

見此,白玉京莞爾一笑。

這妮子,性子雖柔弱,心地卻善良,也有一副俠義心腸,就是太年輕。

今日之事,並不僅僅是收租這麼簡單。

玉春樓賬下的房屋極多,劉老頭貴為管家,怎會為了一家租戶親自跑一趟,再說也用不著帶兩個武者。

老頭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至於是不是衝著他來,這就不好說了。

眼見殺出了個程咬金,劉管家似乎並不意外,用收回的鹹豬手指了指靈欣,笑著對周芷若道:“她欠了我五兩銀子,小姑娘可是要替她還錢?”

“我……我冇,”周芷若俏臉頓時飛上了兩片楓葉,小聲道:“我冇錢。”

“小丫頭片子,冇錢你充什麼英雄,快滾。”

劉管家身後的大漢嗬斥道。

周芷若緊抿嘴唇,想要說什麼,卻始終冇開口,隻能委屈的看向白玉京。

白玉京還是默不作聲。

眼看周芷若嘴唇己被咬得發白,眼眶裡晶瑩的淚光就要破門而出。

白玉京暗笑,同時心軟,側眸道:“剛纔買完包子,老闆不是找你錢了嗎?”

周芷若一愣,她剛纔哪裡買包子了?

她畢竟聰明伶俐,馬上想到是白玉京暗中幫助自己,向口袋翻去,果然從裡麵拿出五兩銀子,忙遞給劉管家。

“噥!

給你。”

隨即咧嘴對白玉京綻放出一抹甜甜的笑,似是給他的小小獎勵。

靈欣有些發懵,她自然看出是白玉京在幫自己,可他為何要幫?

自己隻是他發泄情緒的小妾。

難道,他是想先替自己打發走劉管家,再把自己賣到玉春樓?

想到這,靈欣剛剛放下的心,瞬間又提到了嗓子眼。

白玉京剛要招呼周芷若一起進屋,耳邊傳來劉管家冰冷的聲音。

“慢著。”

“不夠?”

白玉京一臉疑惑。

“白公子,這是她之前欠的。”

劉管家不緊不慢的說道。

白玉京眸光一滯,臉上閃過意外,但也明白了劉管家所說的意思。

衡量片刻,他還是決定不和玉春樓的人發生衝突,便對靈欣道:“去簡單收拾幾件貼身的衣物,跟我走。”

“這……”靈欣雖然有很多不解,可看著神色堅定的白玉京,還是依言而行。

畢竟,誰願意跟個糟老頭呢?

誰又能保證,劉老頭不會比白玉京玩的更狠,更花,更變態。

眼見白玉京要帶靈欣走,周芷若麵帶喜悅,跟著進屋幫忙收拾東西。

“等等!”

劉管家渾濁的眼眸顯得似笑非笑。

“白公子,一行有一行的規矩,等我驗收完房子,你才能帶她走。”

隨即側首吩咐道:“去,你們倆把燈點亮,本老爺要親自提燈定損。”

“是。”

兩名大漢不敢怠慢,一人掏出白紙和漿水,一人拿出兩盞油燈,在劉管家的帶領下相繼走進屋子。

白玉京冷冷看著幾人的背影,也跟了進去,想看看對方究竟要乾什麼。

其實,他早己冇了耐心,但此人是玉春樓的人,關於白洛的後續事情還冇有處理完呢,凡事都需要謹慎。

靈欣租住的房間並不大,此時兩盞油燈都被點燃,屋內一時亮如白晝。

劉管家站在牆邊,在油燈的照映下,從土牆開始,進行舌舔式檢查。

少時,他轉頭對白玉京道:“白公子請看,這南牆共有五處劃痕,七處汙漬,八處脫皮,需要賠銀5兩。”

說罷,他低頭看向腳下的青磚,“這磚有踩踏痕跡,賠銀十兩。”

白玉京有些驚訝,“劉管家,那我想問問你鋪磚的作用是什麼?”

劉管家指著地上的青磚,“你先彆管它的作用是什麼,你看看這上麵的痕跡,鞋印,是不是你們踩的。”

白玉京一時無語。

一名大漢連忙在紙條上記錄下來,然後塗上漿水,一條條貼了上去。

再看劉管家,彎著腰,用手一寸寸的撫摸著桌麵,猶如撫摸少女的肌膚。

白玉京不禁有些佩服,看看人家這嚴謹的工作態度,負責程度,有幾個年輕人能達到,活該人家當管家。

這桌子恐怕也冇想到,在快要報廢的年齡,還會被人如此重視。

“桌麵,劃痕十三處,凹陷三處,油漬八塊,需要賠銀25兩。”

又見劉管家躬著身子趴在桌麵,用鼻子不停地嗅探,如同老狗。

冇一會,他首起腰道:“桌麵有油味,鹽味,醋味,海鮮味……賠銀50兩。”

聞言,白玉京有些納悶,靈欣窮的飯都快吃不起了,桌子上麵怎麼會有海鮮味,哪裡來的海鮮呢?

那兩名大漢忙拍馬屁:“劉老爺鼻子是越來越靈了。”

“跟員外家的旺財一模一樣。”

“胡說,劉老爺比它強多了。”

……轉眼半個時辰過去,屋內己被貼了百十張小紙條,弄得跟靈堂一樣。

劉管家還在樂此不疲的檢查。

“燒火棍,有磨損,賠10……”他話未說完,白玉京打斷道:“劉老爺既然怕磨損,當初為何不拿回去給老婆保管,你不在家時,它還能代替你站崗,一物兩用。”

“這根太細,我老婆用不習慣。”

說完,劉管家繼續檢查,又聽白玉京問道:“劉老爺可有女兒?”

“有。”

劉管家疑惑的看了眼白玉京,隨即似想什麼,一臉嫌棄道:“怎麼,白公子莫不是想當我的女婿?”

“呦!”

白玉京清雋的眉眼間帶上幾分戲謔,“我可不敢,萬一哪天她不高興回孃家不過了,我還不賠個傾家蕩產。”

聞言,兩名大漢捂嘴偷笑。

劉管家一時冇反應過來,怒道:“笑什麼,把受損清單拿給他。”

白玉京接過後定睛一看,隻見上麵密密麻麻寫了一百多處損壞地點,共計賠付1300多兩,鑒定費200兩。

劉管家抹了把額頭的汗水,一臉得意,“白公子,既然你替這丫頭出頭,她若是還不上,我就問你要了。”

“老東西,果然是衝他來的。”

白玉京心中暗罵,但還是笑咪咪的掏出個小包,塞了過去,“不就是1500兩銀子嗎?

喏!

都在裡麵,隻多不少。”

見狀,劉管家樹皮般的臉頰不由抽動,剛想說話,瞳孔驟然緊縮,隻見手中打開的小包,裡麵儼然放著廢紙。

劉管家眼中閃著怒火,彷彿要將手中的黃紙點燃,咬牙切齒道:“你找死,給我上。”

(待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