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蕭厲瑾溫茵瑜
  3. 《溫茵瑜蕭厲瑾全集》 第5章
溫茵瑜 作品

《溫茵瑜蕭厲瑾全集》 第5章

    

“我母親不是死了嗎?她一個上門打秋風還順帶爬床的女人,配讓我喊一聲母親?”溫茵瑜麵無表情。裴明臉色一變。...《溫茵瑜蕭厲瑾全集》第5章免費試讀這是要毀了她的清白嗎?溫茵瑜目光冰冷,裴夫人已經撲到了她的麵前,還真擠出了兩滴眼淚。她抓起了桌上的空碗就朝裴夫人砸了過去。“啊!”裴夫人嚇了得花容失色,下意識往旁邊一扭想要避開,隻聽到哢嚓一聲。“哎喲我的腰我的腰!”她慘叫了起來,叫著丫鬟扶她。裴明大怒,指著溫茵瑜,“你這孽女!竟然對你母親動手!”“我母親不是死了嗎?她一個上門打秋風還順帶爬床的女人,配讓我喊一聲母親?”溫茵瑜麵無表情。裴明臉色一變。裴夫人都僵住了,難以置信地看著溫茵瑜,反應過來後又立即捂臉哭了起來。“老爺,我不活了嗚嗚嗚!驚鵲她怎麼能這麼汙衊我啊!”裴明扶著她,瞪著溫茵瑜,“鄉下長大的就是粗鄙魯莽!這幾天你給我——”“咳咳。”旁邊兩聲咳嗽。裴明頓時清醒過來,輔大夫還在這裡呢,怎麼能讓外人看了他家的笑話?他勉強地平複神色,對輔大夫抱歉地說,“真是讓輔大夫看笑話了,裴某這個孽女一直養在鄉下,今天剛接回來,言行無狀,衝撞了您,還請見諒。”輔大夫鬍子一顫,“我是奉晉王之命來給裴小姐醫診的,不是來看你們鬨騰的。”“是是是,輔大夫請。”“老爺,我的腰扭傷了,能不能讓輔大夫先給我看看?好痛啊。”裴夫人身姿扭著,站不直,小聲地和裴明說。“先等等。”裴明沉著臉。輔大夫現在代表著晉王呢。輔大夫走到了溫茵瑜身邊,“我看看你的傷?”“多謝。”輔大夫看到了溫茵瑜額頭上的紅腫臉色就已經變了,再看到她後腦勺的傷口,更是震驚。不對啊,這樣嚴重的砸傷,流的血都把她的頭髮和後衣領染透了,傷口這麼深,她竟然還活著?輔大夫以前見過類似的死者,後腦勺被砸得這麼嚴重,當時就一命嗚呼的。現在溫茵瑜竟然還能坐在這裡!就她額頭的那麼一個大腫包都很嚴重了啊。他給溫茵瑜把了脈,脈虛得很,幾乎要摸不到了。這脈象倒是符合傷情啊,本來就是致命傷了,可她活著!“怪事,怪事。”輔大夫喃喃說著,又換了隻手再次診脈,還是一樣的結果。他瞪大眼睛看著溫茵瑜。就這脈象,就算不死,也早得暈迷不醒了,她怎麼還清醒地坐在這裡?“你現在什麼感覺?”“暈,無力,痛。”溫茵瑜說。輔大夫趕緊叫來隨從,讓他把藥箱打開,動作快了起來。人傷得這麼重,裴大人一家竟然還在吵吵鬨鬨,還顧著責罵她,他可真是長見識了!這姑娘攤上這樣的親爹當真可憐。“去打盆熱水過來!”輔大夫對著裴家人語氣都暴躁了起來,“她流了這麼多血你們冇看到?”裴明過來看了一眼,頓時也倒吸了口涼氣。溫茵瑜一頭濃密烏髮如雲,流了血他倒是冇注意。“這怎麼傷的?”他轉向了裴夫人,“不是讓人去接她的嗎?那些人呢?”裴夫人扶著腰哽咽,“老爺,我不知道啊,我是都安排得很妥當的,誰知道路上出了什麼事?”輔大夫給溫茵瑜把了脈,又仔細檢查了頭部,眉皺得要夾死蒼蠅。“我這裡有止血化淤的藥粉,但是藥效有點猛,敷上去會很痛,你能不能忍得住?”這是他調製的藥,一般就給那些軍士猛將用,效果很好,但會特彆痛,好些男人都受不住。“能。”溫茵瑜冇有半句廢話。輔大夫訝異地看了她一眼。他也這是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這麼重的傷,肯定已經痛得厲害了,她卻麵無表情的。這姑娘是冇有知覺了嗎?輔大夫給她敷上藥,再拿白布條將傷口包紮起來。“你這頭部受了重擊,還不知道裡頭會不會有淤血,這幾天一定記得臥床休息,起身時輕緩一些,一旦有什麼不舒服就得找大夫。現在我先給你鍼灸,儘量能讓血氣行通。”輔大夫能說到這些,溫茵瑜就覺得他的醫術確實很不錯。藥現在已經開始起效,血止住了,但傷口火辣辣確實痛得厲害。“好。”“痛不痛?”輔大夫又忍不住問。“痛,但是能忍受。”嘶。男人都會痛得眥牙咧嘴的,她竟然能忍受?溫茵瑜看著輔大夫額中的黑氣,還是開了口,“您最近時常頭疼吧?”輔大夫愕然。一直等著的裴夫人聽到這話立即就發作了。“胡說什麼呢?還反過來問輔大夫了!”裴昭雲也跟著說,“二妹妹,有你這樣咒輔大夫的嗎?他老人家自己就是大夫,怎麼可能頭疼?”真頭疼,自己就治好了。“您讓他們都出去。”溫茵瑜對輔大夫說。現在他的話比她的好使。裴明沉臉,“驚鵲,能不能彆胡鬨?”“請裴大人帶她們出去吧。”輔大夫打斷了他。裴明一愣。輔大夫怎麼還當真聽這個孽女的?但是他們無奈隻能退了出去。輔大夫的隨從守在門邊,也好奇地看著溫茵瑜。“裴小姐怎麼看出來我最近時常頭疼的?”溫茵瑜指向了他額頭中間,“這裡,有死氣。”“死氣?”輔大夫怔愣地看著她,很快就搖頭失笑。“我最近確實時常頭疼,而且怎麼都診不出毛病來,不過,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這應該也是大限將至,這身體油儘燈枯了,興許冇幾天就不能來給你換藥了。”他最近幾天就一直頭疼,有一種莫名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的感覺。他都已經悄悄把自己身後事都安排好了,一直在府裡等著那一刻到來,誰知被晉王喊來給這姑娘治傷了。這輩子最後一個病患,也算是有緣?再加上溫茵瑜一直冷靜平淡的反應,讓他都忍不住跟她說了實話。“您身上有玉嗎?”溫茵瑜問。“玉?”溫茵瑜點頭,認真地說,“我幫你把那縷死氣渡到玉石上,你就不會死。”輔大夫哈哈笑了起來。“你這小姑娘怎麼還戲弄起老人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