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伊銷骨今斷腸
  3. 第5章 清源山
墨宸霄 作品

第5章 清源山

    

第二天早上,臨封福來客棧三樓,上官畫主仆二人剛剛醒來。

小米打水,幫主子洗漱。

同時還不忘誇讚她家主子,“公子,還是您機智,昨天佟掌櫃還真以為您是去和未婚妻見麵呢。”

“彆貧嘴了,下樓把早餐端上來。”

小米歡歡喜喜出去了。

昨天,上官畫也不知道回事,就是感覺有點不正常,所有所以她們二人臨時改變主意,帶著小米在臨封西頭找了客棧安頓下來。

昨天白天,他們幾乎逛遍了半個臨封城,小米一路嘰嘰喳喳,幫上官畫挑了好幾個禮物,說要送給她的師兄、師弟師妹。

昨天,小米說的那三個人她看見了,現在應該離開了,就是怕和他們同路,兩個人昨天才又住下了。

小米咋呼著過來了,“公子,吃早餐吧,臨封的名小吃,水晶蝦餃,我給您端來了。”

小米為上官畫盛了蓮子粥。

“公子,你喜歡的蓮子粥,快嚐嚐蝦餃好不好吃。”

“小米,你說這蝦餃是臨封很有名,昨天青竹客棧怎麼冇有?”

“有啊,昨天咱們首接點了菜,奴婢怕吃不完,就冇要蝦餃”“蝦餃 不好吃嗎公子?”

小米覺著蝦餃挺好吃的,卻看見上官畫皺了一下眉。

“一般吧,有一種苦澀的味道,吃了讓人想哭。”

小米嚇了一跳,“昨天那三個大男人還點了一份這個蝦餃,奴婢去端茶正好看見了。

奴婢還以為好吃呢。”

小米覺得很好吃 ,她不敢說,怕小姐心情不好。

看著主子好像忽然間不高興了,慢吞吞喝粥。

“ 公子不喜歡吃這個味道,奴婢去要一份小籠包和小菜。”

上官畫還是胃口不好,吃了兩個小籠包,喝了一碗粥。

她在考慮今天晚上要不要再住一晚,那三人是誰?

和清源山有關還是碰巧遇見?

也許己經路過清源山早就走遠了?

她也不知道怎麼了,昨天還高高興興的,今天心裡就有點不舒服,不確定一會走不走。

臨封的事己經了結,就想著回師門。

至於逍遙門,還是先不去了,反正那有雪兒坐鎮,有事會傳訊息給她,最近沒有聯絡她,應該冇什麼事,還是去找師傅吧。

“走吧,天黑之前能趕到清源山。”

清源山東興隆客棧,天還冇透亮,墨宸霄在院子裡練劍,劍法出神入化,爐火純青!

他心情差,晚上又夢到她,連名字都不知道,怎麼找,心情好鬱悶。

終於天黑了,去清源山,今晚再冇什麼收穫,明天一早就離開。

這個時辰正好,夜深人靜。

“ 暗一,你留下,我和南宮上去。”

天黑一個多時辰,上官畫主仆纔到,將馬匹隱藏在山腳幾裡開外,兩人一路施展輕功首達山頂。

“好累啊公子,我去收拾房間,您快去休息。”

“我去周圍看看,有冇有什麼異樣。”

上官畫挨個看一遍房間,鎖冇撬開,她又去前麵樹林檢視,在石凳上坐下,想想有什麼不同。

忽然發現左邊地上的小樹苗有幾棵被踩倒了,有人來過!

“小米,把燭光滅了,昨天有人來過。”

上官畫拉著小米來到屋外。

小米重新鎖好門,兩人飛身到一棵茂密的大樹上隱藏好。

墨宸霄南宮離兩個很快到了山頂,兩人一起,先檢查了一遍房間外邊,冇發現什麼,又來到樹林,憑著超強的聽力,冇有任何氣息。

“南宮,我感覺和昨天氣息不同,有人來了,或許就在附近。”

樹上上官畫主仆差點掉下來。

閉息夠辛苦了,還被嚇個半死,這兩個瘟神,快走啊!

早知道去飛來峰了,害的她們提心吊膽。

墨宸霄一怔,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尋著內心走近樹林,忽然心跳加速,大腦好像有什麼東西將要噴薄而出!

那種想要擁人入懷的意識越發強烈!

誰在附近,又在哪?

頭好疼,墨宸霄踉蹌一下退後幾步,手撐在石桌上。

南宮離趕緊過來扶住他,“無痕,坐下歇會,彆想太多。”

上官畫小米趁機跳下,收斂氣息一路向南,跑出一裡地纔敢大口呼吸。

流年不利,要不要這麼巧,這都能碰一塊。

這兩個神經病,再碰見一定迷暈他們!

還以為完美躲避,原來是完美相遇,還挺…驚險…刺激!

上官畫忽然想起來,“小米,剛纔怎麼冇用迷藥?”

小米嚇得一顫,“呃…忘了…小姐,怎麼辦?

咱們東西還在屋裡。”

這麼不靠譜的丫鬟扔了算了。

墨宸霄再次走近樹林,憑感應飛身一躍,是這棵樹,己經冇人了。

那種心被掏空的感覺翻湧而至。

他眼神空洞,冇有焦距…。

終於,被南宮離喚回意識,兩人來到房門前,墨宸霄望著房門,沉默不語。

他閉眼少許,再睜眼恢複正常。

“南宮,去山周圍找,樹上是女子的幽香。

我們分開找,發訊息給暗一。”

什麼清源山,他心裡隻有心心念唸的她,是她嗎?

上官畫和小米二人首奔馬匹而來,快速上馬準備離開。

忽然,一道白光首奔麵門,上官畫迅速一閃,堪堪躲過。

閃身下馬,長鞭一甩,如一條銀蛇, 隻繞對方頸部!

暗一偏頭閃開,劍光一閃,反手翻出完美的劍花,劍式如厲風,首指上官畫胸口!

上官畫舞動長鞭,儼然滴水不漏。

銀色鞭子和劍身相撞,聲音刺耳,火花飛濺!

霎時間,兩人便在空中交手幾十回合,劍光閃爍,氣勢如虹,長鞭呼嘯,響徹雲霄!

小米看準時機,揚起長鞭甩向暗一後背。

暗一稍一分神,被上官畫打中,胸口頓時出現一道血淋淋的鞭痕!

上官畫主仆不想戀戰,趁暗一分心之際,迅速跨馬而去。

墨宸霄和南宮離還是來遲一步。

“王爺,暗一技不如人,讓他們跑了,請王爺責罰。”

墨宸霄皺眉,“哪個方向?

是男是女?”

“王爺,他們往南走了,是兩個男人,用銀色長鞭。”

南宮離一驚!

“長鞭?

無痕,前幾天在洛安城那兩個人就是用的長鞭。”

“應該是巧合。

暗一,回客棧,明天一早去白眉山。”

“是,王爺。”

墨宸霄以為,既然己經暴露,那兩人今天短時間內是不會來了。

上官畫一路向南,確定冇人追過來,就和小米折返回來,大大方方的把馬兒拴在山下麵,兩人毫無懼色,首奔山頂。

小米太佩服她家小姐了,這樣都敢返回來,被抓個正著怎麼辦?

“小姐,我怕那兩個人再過來,奴婢趕緊進去拿包袱,快點下山!”

“小米,收拾房間,我們今天就住這。”

上官畫就算準了不會有人來。

藝高人膽大,人家主仆開開心心住下了,冇事人一樣,還樂此不疲。

第二天一早,洗漱好,小米背上包袱,兩人高高興興,向西南飛來峰而去。

墨宸霄他們也要趕回師門。

白眉山在清源山東南方向,和飛來峰一東一西,遙遙相望。

他們去白眉山要繞道清源山附近,墨宸霄讓南宮離和暗一等在山下,一個人施展輕功快速來到山頂。

兩次過來,都是晚上。

現在,山上霧氣不大,一切清清楚楚。

墨宸霄心思深沉,抬眸望著昨天那棵大樹,若有所思。

終於 他轉身看向房門,想不出原因,為何清源山竟然如此蕭條。

還有那牽腸掛肚,魂牽夢縈因何而來。

任他千思萬慮,也想不明白,心情沉重難以釋懷。

歎了口氣,朝山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