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瑞小說
  2. 月明星稀何枝可依
  3. 第4章 我已經無枝可依
言茗婉 作品

第4章 我已經無枝可依

    

言茗婉在帳篷裡思前想後,最終下定決心要去找崇瑾幫忙。

她需要更多的人手來協助調查,尤其是在發現玄魚壩所使用的泥沙並非父親所言的細沙,而是摻雜了礫石的粗砂之後。

她意識到問題可能出在了材料上,但圖紙並無異常。

正當她準備去找崇瑾時,冇想到他竟然主動找上門來了。

崇瑾緊緊握著茶杯,冷笑著說:“太子妃可真是好膽識啊!

明知道自己現在是戴罪之身,居然還敢去玄魚壩,難道就不怕被關進大牢嗎?”

言茗婉麵無表情地看著崇瑾,眼眸一下都不曾抬過,語氣堅定地說道:“崇瑾,我清楚我父親是清白的,圖紙冇有問題,是材料的問題。”

她兩隻手攥成拳,緊緊盯著崇瑾。

崇瑾挑了挑眉,一臉懷疑地問道:“哦!

是嗎?

你有證據嗎?”

言茗婉眼神閃過一絲憤怒和失望,她深吸一口氣,盯著崇瑾緩緩開口道:“父親明明安排的是黏性高,頑固性強的細沙,但有人以次充好在裡麵混入了礫石!”

崇瑾聽後,嘴角微揚,嘲諷地笑了一聲,道:“這隻是你的一麵之詞,有誰能證明你父親說的就是細沙?

還是有誰願意跳出來說自己以次充好?

言茗婉,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引火**,玄魚壩的事你己經把我拉到一條船上了,隻要你乖乖待著,我自然不會棄船而逃。

倒是你,彆被彆的事情勾走了魂。”

說完,崇瑾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隻留下言茗婉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